1. <dd id="u94e4"></dd>

        <rp id="u94e4"><object id="u94e4"><input id="u94e4"></input></object></rp>

      2. APP下載微信 注冊登錄
        010-699606981057802431@qq.com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最美的背影|“庚子春”宅家散記(隨筆之一)

        2020-05-03 15:55:15   市場報資訊周刊   點擊

        “庚子春”宅家散記(隨筆之一)

        趙 順 年

         

        最美的背影

         

        收到我的同學,原青島下鄉知青孫中聯大姐名曰《防護服上的字,句句戳心》這則微信后,我并沒有急于打開。第二天,我見她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又轉發了這條微信,便覺得這一微信大概很有意義,肯定是撥動了我這位心地善良、待人熱情、樂于助人、性格開朗、落落大方且有著非同一般政治見地和藝術造詣大姐的心弦。于是,我便打開她轉發的這條微信。

        我看微信大都是瀏覽性的,宜粗不宜細,快撥快翻,尤其圖片微信和視頻,有時連打開都不打開。這則微信因為是自己尊敬的大姐所發,盡管也都是圖片,但我瀏覽的速度便放慢了許多。尚未看完,就看到了李蘭娟院士的照片。因為她是名人,給我的視覺神經沖擊特別大??粗恼掌?,我一下子便想到了鐘南山院士。我想,鐘南山和李蘭娟,他/她們即便不是專家,不是院士,就一個普通的平民,面對極其兇狠的“冠狀病毒”他/她們逆行而上,僅憑年齡,他/她們也是當之無愧的勇士,是奮不顧身站在“抗疫”最前沿的勇士!他倆一位是84歲已邁入執杖于朝的高齡,一位是73歲堪稱古稀之年的女性,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感動了,盈滿眼眶的淚水便和著“背影”兩個字從我腦海的深處涌了出來……

        透過婆娑的淚水,我仿佛看到了我的父親的背影,看到了朱自清先生父親的背影,看到了朱自清先生的經典散文《背影》。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先生的《背影》寫于1925年,至今已逾九十五載,是深深扎根于我心底的一篇美文。我最初讀先生的《背影》,至今已近半個世紀。近50年的歲月里,我曾不止一次地將《背影》捧在手里,靜靜地拜讀細細地欣賞,每每讀時,總被先生的文筆所感動,被先生立意行文獨特的角度所折服,并且有著一種常讀常新的感覺。先生通過對父親神態、語言、動作的細膩描寫,用畫龍點睛的“背影”二字,給我的視角、給我的思想營造了一種感人至深的空間。他描寫的他父親的形象并不美,身材也比較臃腫,但卻更加突出了他父親行動的艱難,襯托出了他父親背影那令人遐想的空間。

        我就是看著先生的《背影》,隨之想起我的父親的背影的,而且是每次看每次都想起,想起我的父親拿著三斤地瓜干要送給廣饒要飯的父女在風雪的路上奔跑著追趕人家的背影,想起我的父親在滂沱大雨中順著浯河南岸鍥而不舍地一次次尋找讓我的大哥背了一生“黑鍋”的小鬼子那發沒有爆炸的炮彈的背影,想起我的父親站在都吉臺村的圍墻上,面朝夕陽,凝望遠方,渴盼他大兒子從抗美援朝戰場上平安回來的背影……

        先生的《背影》時時感動著我,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我還常常將這篇足有一千二百余字的簡短散文掩卷背誦,并非單純是崇拜先生的妙筆生花,而更多的是在文章的字里行間先生用他獨特的視覺和帶有溫度的筆墨對父親的那種感情和對父親感情的那種描寫,由此,我往往情不自禁,感慨萬千!

        先生的《背影》對我的影響之深,可以說將會伴我終生,因為不用拿出《背影》原文拜讀,只要我想起先生的《背影》,我就想起了我的父親;只要想起我的父親,我就想起了先生的《背影》。先生的《背影》和我父親的背影,在我心里發生了互動的鏈接,成為一個不可分開的整體,我也是把先生的《背影》擺在案頭上,含淚在我的長篇紀實文學《父與子》中寫完我的父親的背影的。

        世界上的事有好多你根本說不清是“奇遇”還是“巧合”,但它偏偏就以“奇遇”或“巧合”的狀態呈現在你的面前,并且完全是在你的意料之外并讓你猝不及防!所以,毋須聲明,大家一目了然便可看出我并非在刻意杜撰,同時,還可看出我對“背影”有著特別靈敏的神經,一看見背影,那種特別的感覺,特別的感悟,特別的感情便即可呈現出來。先生的《背影》,先生父親的背影,我父親的背影,我寫的我父親的《背影》,都曾經深深地戳著我的心。而今天,我在此轉發的孫中聯大姐轉發的照片,也都深深地戳著我的心!

        因為,

        我看到的是一個個背影!

        因為,

        我看到的是一個個現在沒法看見或許將來也沒機會看見他/們面容的背影!

        當然,我看到的不是一般的背影!

        他/她們是一個個令人振奮、令人自豪、令人充滿希望與力量的背影!

        他/們是一個個令人感動、令人心疼、令人牽腸掛肚、令人淚目的背影!

        我敢說,這是世界上最美的背影!

         

        最美的背影

         

        我不知道她的年齡,不知道她的孩子在讀幾年級(憑我個人感覺,這是一位年輕的母親,她的女兒孫辰正在讀小學),也不知道她是護士還是大夫。正如鄒友開先生《為了誰》的歌詞所寫:“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

        面對著這個背影,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我還知道,你是一位母親,你是一位在讀小學孩子的媽媽,你是一位站在“抗疫”戰場上的白衣戰士!

        你只能在你的背上跟孩子說話,用脊背跟孩子說出最要緊最惦念最牽掛的心里話,但你無法說(寫)多,也不能說(寫)多,她畢竟是個孩子。你不能也不敢正面對著孩子,正面對著孩子,你肯定承受不了那種母子之情在這種環境這種條件下的相遇與交流,因為孩子辨認不出你就是她的媽媽,而你卻能看見自己的女兒;你也不能與孩子通話,哪怕就說一句話,你都沒法說也不敢說,你怕控制不住自己,你絕對控制不住自己的泣不成聲……

        你也許還有和孩子交流的其它辦法,但是,此時此刻,你只能把要跟孩子說的話寫在背上,給孩子一個背影,讓孩子看一眼你的背影!你用背影跟你僅在讀小學的女兒說話!

        “孫辰,好好學習”

        這是一位母親的希望!

        這是一位媽媽的囑托!

        這是一位白衣戰士的背影!

        然而,

        又不僅僅是一位母親的希望!

        又不僅僅是一位媽媽的囑托!

        又不僅僅是一位白衣戰士的背影!

         

        最美的背影

         

        如果不看照片上的說明,你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位男士還是一位女士。如果讓你去猜,從他的背影上,從他身穿寬大肥厚的防護服上,你也許能猜到這是一位男士。不過,此刻戰斗在“抗疫”前線上我們所有的女醫生或女護士,所穿的防護服也照樣寬厚而肥大,這不僅是因為在初春季節,在湖北、在武漢,天氣還是很冷,而這是在打仗,是在與看不見的敵人爭奪人的生命,是在與死神進行著殊死的博斗。防護服就是我們每一個戰士抵御和抗擊敵人——“新冠病毒”的鎧甲。戰爭初期,正是我們的白衣戰士得不到供應這樣寬厚肥大的鎧甲,甚至連口罩都因為緊缺而佩戴不上,有的已經陷入“新冠病毒”感染的漩渦之中,有的已經獻出了自己寶貴的青春和生命。

        我們的白衣戰士,只要穿上這身鎧甲,不要說背影,就是迎面,你也很難分辨這些戰士的性別。就是在這個戰場上,也只有在這個戰場上,夫妻二人面對面都難以相認,只能靠說話的聲音!

        如果給你兩次猜一個人性別的機會,那么你肯定百分之百的猜中。但是,讓你猜他是哪里人,給你一百次機會,你絕對猜不到面前的這位竟是一位湖北的姑爺!

        當“新冠病毒”于武漢初起,在湖北肆虐又蔓延全國之際,武漢人、湖北人,連同與武漢、與湖北有接觸史的所有人,一夜間,都和“新冠病毒”劃上了等號。武漢人、湖北人成了“新冠病毒”的代名詞,讓人聞而害怕,望而生畏。許多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們還埋怨武漢埋怨湖北,甚至視武漢視湖北人為“敵人”。一種歧視,一種疏遠,一種仇恨武漢人、湖北人的情緒與思潮隨著“新冠病毒”的蔓延而蔓延,有些地方對武漢人、對湖北人還出臺和采取了諸多嚴防、嚴封、嚴控甚至打擊的措施和手段。這是一股范圍很廣影響頗深的敵對情緒和暗流。他們看不到中央和各省各級黨委、政府對武漢、對湖北的無限關愛和無私支援,看不到武漢、湖北在中國革命和建設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看不到武漢、湖北是抗擊“冠狀病毒”非常戰役最前沿的陣地,看不到武漢、湖北人民正處在“冠狀病毒”殘酷肆虐的水深火熱之中并以無與倫比的頑強精神與病毒決一死戰,看不到武漢、湖北人民為抗擊“疫情”所作出的不懈努力和巨大犧牲,看不到黨中央做出了偉大戰略部署,發出了舉全國之力支援武漢湖北、保衛武漢湖北,武漢湖北也在為奪取全國的勝利做著艱苦卓絕的斗爭和不可磨滅的貢獻!

        正是在這個大背景下,正是在抗擊“冠狀病毒”最前沿最激烈的戰場上,這位白衣戰士在自己的防護服上赫然寫上“湖北姑爺”!

        這是一個軍人的壯舉!

        這是一個白衣戰士的宣言!

        這是一個男子漢的溫情與豪邁!

        “湖北姑爺”四個大字躍然背上,越發顯得錚錚有音,越發顯出嶙嶙傲骨,越發令人看到其愛鄂之情可鑒,其擔當精神可贊,其“抗疫”勇氣可嘉,其必勝意志之堅,向世人展示著戰勝“冠狀病毒”堅決、堅定、堅強的魄力和英雄氣概!向世人發出的是氣壯山河、激越湖海的鏗鏘之聲!

        湖北是英雄的湖北!

        湖北的人民是英雄的人民!

        湖北的姑爺也是英雄的姑爺!

         

        最美的背影

         

        從這個背影上,“李蘭娟”三個字依稀可見。

        她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的傳染病學專家。

        2003年“非典”時期,時任浙江省衛生廳廳長的李蘭娟,果斷出手,連夜隔離了數千人,創造了SARS零嚴重后遺癥和無醫護人員感染以及無二代病人的奇跡。

        “新冠病毒”爆發后,她以七十三歲古稀之年的女性之軀又親自帶隊,再戰防疫抗疫第一線。

        在本文開篇我已扼述,鐘南山院士和李蘭娟院士,其它一概不論,僅就其年齡而言,在國難當頭之際,他/她們挺身而出,用大醫大德,心濟蒼生的精神與魄力,與死神殊死作戰,救萬民于水火,給那些處在恐懼、絕望的病毒感染者帶來治愈的希望和生命之光。他/她們是當之無愧的共和國功臣,他/她們才是中華民族的脊梁!面對他/她們,包括所有戰斗在“抗疫”前線上的白衣戰士,我想贊美他們,我想歌頌他們,我想為他們獻上世界上最高大最靚麗最動人的詞匯,以表達我心底涌動著的那種無法形容的感激之情。然而,由于我知識的貧乏和語言的羞澀,我所掌握的一切贊美之詞,在他/她們面前都顯得淺薄、無力與蒼白!

        為了避開自己知識的貧乏和語言的羞澀想寫而又寫不出他們的無私、他們的貢獻、他們的崇高、他們的偉大等等給我帶來的尷尬,我單就李蘭娟院士背上“武漢加油”四個字的“加油”一詞將自己隨即產生的淺識與拙見記錄如下,權作自己為自己遮羞掩丑,也算自己對自己的一個安慰,或者說是一個設想與建議,至于人民與政府認可不認可,贊成不贊成,亦另當別論!

        要說“加油”一詞的來歷,就繞不開一個與武漢有著特別要緊、特別密切、特別影響的歷史人物,這人名曰張之洞。

        光緒十五年,張之洞從兩廣總督的位子上調任湖廣總督,他1889年10月27日從廣州啟程,乘“粵秀輪”,出珠江,入大海,經香港、停滬港,再拐入長江,溯水而上,用月余時間,于1889年11月25日踏上了武漢這片土地,由此,開始了他從52歲到71歲長達19年之久對武漢的勵精圖治。

        19年間,張之洞讓武漢迅速崛起,引來了世界仰慕、驚詫、贊嘆的目光,為中國提供了政治、經濟、城市發展戰略的樣板與藍本,成就了武漢在國內、在亞洲、甚至在世界上的多個第一(這些資料,我將附件在本人《庚子春宅家散記》的末端,作為自己的存念)。張之洞對于武漢的發展所起的巨大作用,被后人譽為“武漢城市之父”,并將武昌區的紫陽路命名為“張之洞路”,把他指揮修建的防護大堤稱為“張公堤”,以此感謝、褒揚、紀念張之洞。

        朝代更替,時光百年,由于貢獻與影響,至今,張之洞的名字在武漢仍為家喻戶曉,張之洞父親張瑛以及他創造的“加油”典故也跟著譽滿荊楚,繼而遠播華夏,在不同場合、不同事情、不同年齡、不同職場中,成為鼓勁、助力、期冀、希望、關心、熱愛、祝愿、鞭策、堅持等諸多含義的代名詞,尤其在一些賽事特別是大型的體育奪魁現場,人們會不由自主地晃動著身體,揮舞著胳膊,聲嘶力竭地高聲喊著“XX加油”“XX加油”,其聲浪不亞于大海洶涌的波濤,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那場面,凡在現場的人們都恨不能將自己所有的感情、心情、熱情、激情乘著“XX加油”的聲浪波濤全部傾情潑灑出去……

        據我個人不一定準確的估計,“XX加油”已經成為國語中使用范圍最大,使用頻率最高,普及面最廣的一個詞,并且在世界各地也大放異彩!

        關于“加油”的來歷,有多個版本,主要的區別是“加油”這個典故出自張之洞的父親張瑛還在職為官或是退休之后所為;是在貴州的安龍還是在河北的南皮所干。張瑛曾在貴州的安龍府任職,而老家則是河北南皮。這些都已顯得不很重要,重要的是典故的內容。暫按張瑛在貴州做知府一說簡述。張瑛愛才,特別喜歡那些刻苦學習,夜間挑燈讀書的學子。為了鼓勵他們讀書學習的積極性,每天夜半時分,張瑛便派出差役挑著油簍,在城內沿街串巷,看見誰家還亮著燈,便上前敲門,看見是學子在燈下夜讀,便道一聲“知府大人派我們來為你加油”,隨即給那學子的燈內添加兩勺油。此舉時間一久,城內百姓很快都知道了知府大人在為夜間讀書之人加油,自此,全城青年學子夜間讀書之風蔚然盛行,不為別的,也為知府大人給加油。這樣,“加油”一詞便傳頌開來并延續至今。

        任何詞匯的生命力,并不在于它表象的華麗與動聽,而在于它內涵的豐富和理性的活躍以及大眾接受和運用的廣度與深度,還有它推廣普及的便捷和記憶的簡單與明晰。面對著李蘭娟院士背上的“武漢加油”,我便想到“加油”一詞的由來與典故,想到了武漢的“張之洞路”、“張公堤”,心里便生出了些許的淺識拙見。

        我想,抗擊“新冠病毒”取得全面勝利,這是武漢的大事,是湖北的大事,是全國的大事,也是全世界的大事。這一勝利的取得,首先是黨中央的英明決策和偉大戰略部署,是武漢是湖北人民艱苦卓絕的“抗疫”斗爭,是全國各地無私的大力支援,是那些不畏艱險逆行奮進的白衣戰士,是鐘南山、李蘭娟、王辰等既是院士又是戰士的科學家以及解放軍、武警部隊和公安戰線的官兵,是那些無以計數的基層黨組織、社區工作人員冒著嚴寒的無私奉獻,還有那些奉獻愛心捐款捐物的人民群眾和企業家等等,無疑,他們都是勇士,都是英雄,都是功臣,都是共和國的功臣!黨和國家要感謝他們,表彰他們;全國人民要感謝他們,贊揚他們。對此,黨和國家有黨和國家的決策,各級黨委、政府有各級黨委、政府的決定,廣大人民群眾有廣大人民群眾的意見和想法,而此時此刻作為一個群眾的我,也有我的想法,我便把自己的想法叫作淺識拙見:

        我的淺識與拙見,總的概念是:為了永久的紀念。

        (1)建設抗擊“‘新冠病毒’勝利大廈”。在武漢市區最好地段,建設一座宏偉壯觀的紀念大廈,改變過去那種“紀念碑”式的思路。大廈要建成武漢的地標,規劃設計要新穎,要獨具一格,令人向往與崇敬。大廈高度也應在武漢為最高建筑,其中全國的每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都要占到一層或更多,并且擁有自己的產權。各地可根據自己的情況布置內容,其中要突出在支援武漢支援湖北的“戰疫”中所做的貢獻和涌現出的先模人物及其事跡,再是突出本地的特色、優勢以及人文等,把此作為自己的一個宣傳陣地和對外的窗口。與此同時,拿出一定面積單設全國性的“抗擊‘冠狀病毒’博物館”,把在抗擊和療“冠狀病毒”過程中使用過的醫療器械以及防護用品等實物予以存放,展覽于世。

        大廈的名字可考慮虛實結合,具有震撼力!

        (2) 命名路??蓞⒖嘉錆h的“張之洞路”,為做出突出貢獻的個人命名“XXX路”等,比如“鐘南山路”,王辰醫院等等(王辰是放艙醫院的首提者);也可以省為單位命名“XXX省路”,比如“山東路”、“上海路”等。

        (3)湖北各市建“‘抗疫’紀念館”,讓當地人不忘黨和國家,不忘具體來本地支援的省、區和直轄市。同時,與前來對口支援的市建立友好城市關系,強化政治、經濟、文化等全方位的深度合作(前來支援的地級市對口湖北的縣級市),以期相互鼓勵,把病毒災害造成的損失補回來。

        (4)由中央宣傳部牽頭組織相關部門,調集文學藝術界有創作實力的人才親臨現場和到前線支援的各省各地采訪、體驗,創作、編輯、出版、演藝一大批文學作品(包括報告文學、紀實文學、小說、散文、詩歌等)和其它藝術作品(包括電影、電視劇、音樂、舞蹈、戲劇、歌曲、攝影等),并注意收集與整理已經有的各類作品藝術品,如當時的日記、攝影、手機錄像等等。

         

        最美的背影

         

        這個女孩,背上的四個字,簡單明了,直白實在,還極其醒目與奪人眼球,給人們的感覺也是四個字——“特別可愛”!

        我說她“特別可愛”,主要是可愛在她的“特別”上。她是在給人們一個“特別”的信息,即貌似調侃,貌似玩笑,貌似簡單,而實則表現出的卻是一個有思想、有智慧、有格局、有自信的特別聰明、特別漂亮、特別活潑、特別溫柔、特別可愛、特別有深度的女孩!

        她的“特別”之處,我為其作了如下分析,并且我敢肯定,這個分析是百分之百能走進她心里去的。

        首先,她給人的第一感覺是,自己很漂亮。漂亮在哪?在胡歌身上。胡歌是誰?大家都知道。胡歌的老婆焉能不美?胡歌的老婆焉能不漂亮嗎?

        其次,如你對她是胡歌的老婆肯定有所懷疑,胡歌的老婆目前也肯定不在這“抗疫”前線,最起碼的是,胡歌的老婆不是白衣天使。但我告訴你,我是在追星,我追星就追胡歌,并且已經到了在世人面前公開承認是“胡歌老婆”的程度。我還是說明自己很漂亮,不漂亮也不敢去“追”胡歌!

        第三,明確地告訴人們,自己尚未結婚。但有沒有戀愛對象,你可按5:5比例去想去猜。但我闡明兩點:如已有戀愛對象,那么我把自己標榜成胡歌的老婆,就是要告訴那個戀愛對象,也同時告訴人們,我說的是心里話,既是在向自己的戀愛對象表白,又讓大家見證,這話平常我是不會說的,而我現在則是處在非常的地方非常的時期非常的環境非常的戰役中說出的心里話,這話面對著兩個人和若干見證人:對已有的戀愛對象說,你要努力,我對你是有著具體要求與期盼標準的,我的目標是胡歌,你要向胡哥看齊。如她尚未有戀愛對象,所有追求自己的男生們,胡歌就是我挑選對象的標桿,你們誰有這個實力,就可大膽地來追我。

        第四,這女孩深知名人效應。我不知她的名字,你也不知她的名字,除她的幾個同事之外,全國人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她來自哪里,就職在哪家醫院工作等等,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在后背的防護服上寫不開那么多字,即便寫上自己是哪里人、工作單位是什么地方、自己叫什么名字等等,除去同事之外,任何其他人都不可能記住。但是,你們都知道胡歌,我是“胡歌老婆”,你們肯定會記憶深刻,常提常新。人們不管什么時候什么場合一旦提及這場特殊的“戰役”,就會很容易地聯想到那個叫做“胡歌老婆”的女孩,那個叫做“胡歌老婆”的女孩不僅參加了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一場特殊戰爭,而且是戰斗在最前沿最殘酷最悲愴最危險的陣地上。當國家記憶,人民記憶,誰都不會記住她一個無名小卒時,但作為“胡歌老婆”,誰都會記住,并且是唯一性的,任何另一個人再去模仿和效法,都已經成為“盜版”,不但起不到應有的作用,而且會適得其反。

        第五,她背上寫就的“胡歌老婆”,標明了她義無反顧的決心與壯舉。她是在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喚醒人們記憶的深刻,以期達到想著她,記住她,永遠想著永遠記住她的!她的沒有自己名字的這個背影,定會燃放出照亮世界的光彩。但又何其悲壯!她也許想到,也許沒有想到,但她有一個思想準備,那就是人們常說的“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個先來”,她在選擇明天的同時,她也選擇了意外。而是根據自身的條件,她做好了“明天”和“意外”的準備,而重點是“意外”的準備。因為“明天”很簡單,那就是“抗疫”戰爭取得了全面勝利,她凱旋而歸,迎接她的是組織給予的記功獎勵,領導的肯定與表揚,家人親戚同學同事和朋友的贊美與喜悅等等,她自己既沒有思想負擔又沒有任何遺憾,并且還在全世界矚目的大武漢那場驚心動魄波瀾壯闊的戰場上打了勝仗,狠狠地“火”了一把,最為關鍵的是,她這個不是胡歌老婆的“胡歌老婆”成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真正的名人。但是,如果發生“意外”,她不是像億萬個與她年齡相仿的宅在家里躲避病毒的女孩子一樣,她是站在前線戰斗,站在與病毒與死神最近最危險的前沿陣地,一旦自己遭遇不測,那“胡歌老婆”四個字就會給她的家人、親戚、同學、同事以及或近或遠的朋友乃至全國人民留下對她的記憶和名字,并且將是刻骨銘心的!

        第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她不失平常在父母面前的撒嬌與幽默,用“胡歌老婆”這個貌似玩笑的字眼,讓無比牽掛著自己的父母放心,不要為她擔驚害怕,微信上她肯定告訴了自己的父母,那個背上寫著“胡歌老婆”的人就是你的女兒!明明是站在離病毒最近最危險的地方,而她用這個特殊的字眼,傳遞給父母的卻是一種安全,是一種快樂,更是對父母的一種安慰。 這是一個多么有思想,多么有智慧,多么有格局,多么有自信,多么為所有擔心害怕她的人著想的女孩??!

        這是一個多么聰明,多么漂亮,多么活潑,多么溫柔,多么有深度的女孩??!

        這是一個多么令人牽掛,多么令人心疼,多么令人憐愛,多么令人崇敬的女孩??!

         

        最美的背影

         

        還有很多照片,有的寫在背上,有的寫在胸前,有寫著自己名字的,有寫著自己單位的,更多的是寫著“黨員”、“共產黨員”、“我是黨員”、“我是黨員,我先上”。
        面對著這張照片,我已經寫下了很多感想,那些感想都情真意切,我自己都被自己所寫的感想深深地感動著。但一不小心,不知戳到了電腦上哪個鍵,所寫的感想瞬間就弄丟了,再回過頭來寫,怎么也寫不出原來的那些文字的溫度和那種最初感覺了!
        但是,這“黨員”、“我是黨員,我先上”等字眼,我是太熟悉了,我一看到,40多年前的一個場面就立刻浮現在我的眼前。
        那是1974年8月中旬,諸城縣經歷著有史以來最大的洪水災害,我當時給中共諸城縣委書記、縣人武部第一政委張修林同志當秘書,在連續三天三夜沒合眼的第四天早上,雨下得更急更大,趁我到縣委辦公室要幾個公社情況,司機劉玉勛到伙房打飯的空擋,張政委沒下車,就在吉普車上閉閉眼。我剛要了兩個公社的電話,就接到了前天已趕到石橋子公社指揮抗洪的一位縣委領導(在這里暫且稱他孫常委吧)打進來的電話。電話里他的口氣沉重而緊迫,他一聽是我,便說:“正好,趕緊找張政委接電話,情況十分緊急!”
        我不敢怠慢,雨傘都沒顧上拿,就跑到吉普車前喊張政委接電話。張政委就坐在吉普車的副駕駛位上,聽到孫常委讓他接電話,知道情況緊急,便從車上一騙腿下來,也冒雨跑著進了辦公室,抓起電話就喊孫常委。我在一邊聽到,孫常委在電話那頭向張政委報告:“吳家樓水庫以達到歷史最高水位,溢洪道所有的閘門都已經打開,但排水量仍遠遠不及水位上漲的速度,水庫大壩面臨決堤的危險,我和石橋子黨委負責同志研究決定,準備炸壩,現在向張政委請示匯報!”
        張政委一聽急了,大聲喊著告訴孫常委:“立即組織周圍村莊的民兵加固大壩,決不能……”
        張政委的“決不能炸壩”還沒有說出來,電話就中斷了,他大聲喊了幾聲“老孫,老孫”,對方一點聲音也沒有。我立即接過電話,捏緊電話搖把,用力搖了幾圈,縣郵電局電話“總機”話務員告訴我,通石橋子、程戈莊、相州和涼臺四個公社的電話都已中斷,估計是電線桿被沖到,電話線斷了。沒用我重復話務員說的情況,站在辦公桌一邊的張政委全聽清楚了,他說:“咱們馬上去石橋子,直接去吳家樓水庫,我到車上等著,你通知水利局蔣金密局長立即趕到濰河大橋橋頭,要他在那里等我們一起去石橋子,再是通知郵電局,盡快搶修電話線路。”
        我把雨傘遞給張政委,緊接著要水利局和郵電局。我到車上的時候,司機老劉到伙房打飯也剛回來。老劉打了三個饅頭,買了三塊辣疙瘩咸菜,往回走的路上,他一手打著傘拿著兩個饅頭,另一只手就把那個饅頭吃了。老劉把兩個饅頭分別遞給張政委和我,我們吃著饅頭,老劉就發動起車來,直奔濰河大橋。
        我們趕到濰河大橋的時候,橋頭上已經站著了五、六十人,剛停下車,縣水利局的蔣局長也趕到了,我們看到的是洪水已經漫過濰河大橋。那些站在橋頭上的人們,都是家在濰河以北村莊在城里工作與干活的工人,也有到城里辦事的社員。他們看見大橋已經不能走,濰河已經過不去,正在發愁而焦急。見我們到了,又是開著吉普車來的,知道是縣里領導,便閃開了一個通道,讓我們走到前邊。那時全諸城縣就一輛美式“37年款”吉普車,是昌濰地委統一配給諸城縣委的,車牌號是“魯G009”號。
        蔣局長一邊走著一邊向張政委匯報著濰河諸城段上游的枳溝和下游的九臺兩個水文站檢測到的水流量都已超過5000 m^3/s (立方米每秒),而歷史上最高才達到過4000 m^3/s (立方米每秒)的水流量,剛匯報完這幾個數字,我們也走到橋頭上時,就看見橋的西邊涌起一道水墻,一個個浪頭翻越水墻直接拋向橋的東邊,那橋已經成為洪水的障礙物,整個橋體橋面都看不到,原來順著橋欄桿一排整齊的廣播電線桿只看見還有一根在岌岌可危地斜立著,成為濰河大橋唯一的方位標志。我和老劉跟在張政委和蔣局長的后邊,面對著濰河與看不見了的濰河大橋,陷入了頃刻間的沉默。雨還在下,“嘩嘩”的雨點敲在雨傘上,那種“嗡嗡”的聲音告訴人們還要越下越大??床灰姀堈褪Y局長的臉,也不知他們臉上什么表情,只聽蔣局長朝張政委大聲喊著說:“政委,這河咱們過不去了!”
        張政委還沒回答蔣局長的話,就聽“轟隆……”一聲巨響,那濰河大橋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被洪水轟然沖垮,巨大的橋墩和橋面隨著洪水的沖擊與漩渦的扭力,有的歪到在河底,有的順流而下,那座濰河諸城段上唯一的一座橫貫兩岸的大橋從此沒有了蹤跡,從諸城人民的記憶中永遠的消失于歷史的歲月里,整個濰河變成了一道無法逾越的屏障,從河的南岸已經看不見河的北岸,看見的是水流湍急,輸瀉跳蹙的洪水隨著大橋的倒塌顯得浪緩濤平了許多,河對面已經湮漫了的村莊漸漸露出了樹梢……
        濰河大橋的轟然沖垮,對張政委的打擊是沉重的,然而,他更牽掛的是吳家樓水庫和吳家樓水庫下游的幾十個村莊以及幾萬百姓,因為他不準炸壩的命令由于電話的中斷沒有下達到包靠的縣委領導和石橋子公社黨委,如他們一旦采取炸壩的措施,后果不堪設想!只見他猛地回過頭來,把傘朝我一扔,面對著都跟在后邊的那五、六十人高聲問:“誰會鳧水?游到對面去傳達我的命令,這命令關系到幾萬人的生命!我是縣委書記,諸城縣委書記!”
        瞬間,就那一瞬間,張政委那出名的帶有磁性聲音的宏亮嗓門,瞬間變成沙啞,他的高聲里還帶有哭腔。我看見,他臉色已經變得鐵青,雨水從他留著寸發的頭頂順著他的臉頰往下流著,一直流到脖子里,本來已經淋透的衣服,開始全身往外冒水……
        那同樣站在暴雨中的五、六十人也都親眼目睹了濰河大橋被沖垮的驚人一幕,又聽到縣委書記的高聲問話,看不清面目的人群里立刻有了回聲:
        “我去,我會鳧水!”
        “我去,我水性好!”
        “我去,我家就是對面的萬家莊,那年發大水我就游過!”
        “我去”、“我去”的聲音硬是頂開了暴雨的“嘩嘩”聲!
        在眾多的“我去”中,一個獨特的聲音特別震撼了我:“我是黨員,我去!”
        緊接著又有好幾個也喊出了:“我也是黨員”,“我也是黨員,我先去!”
        這時,一個苗條白凈的青年從后邊擠到了前邊,朝張政委和蔣局長大聲喊道:“我是黨員,我還是國家干部,我去,我叫劉安基!”
        張政委定睛看了看他,雨幕擋著,根本看不清劉安基的模樣,便大聲問他:“水這么大這么急,你真能游過去嗎?”
        劉安基說:“沒問題,保證沒問題!”
        張政委接著說:“那就是你了!你游到對面去,到縣農修廠找負責的,就說我說的,讓他們立刻派一輛拖拉機把你送到石橋子吳家樓水庫,告訴縣委孫常委和石橋子黨委,不管什么情況,不準炸壩,萬一守不住吳家樓水庫的大壩,寧愿被大水沖開決口,也決不準炸壩!你就跟他們說,這是命令,誰要是決定炸了大壩,我就槍斃誰!告訴他們,槍斃!”
        劉安基答應著,把手腕上的手表一擼,遞給了我,接著就躍進了濰河的滾滾洪流中……
        劉安基大步向河邊走和往洪水中奮身一躍的瞬間,給我留下了一個勇敢與悲壯的終生難忘的背影,我仿佛看見,他的后背上赫然寫著“共產黨員”“國家干部”等大字,但是,我什么也看不見,看見的就是越下越大的雨水從我的頭上瓢潑下來,我眼里的淚水合著雨水,經過我的鼻子、我的嘴往下流淌著,劉安基的身影一會就被浪濤淹沒看不見了……
        我記住了“劉安基”這個名字,記住了他是“共產黨員”,還是“國家干部”,但不知道他是哪個部門哪個單位的。之后,我得空便要縣直部門的電話,打聽他們有沒有“劉安基”這人。三個月后,我才打聽到了縣廣播站有這么個人。在此之前,連“劉安基”這個名字都沒聽說過,張政委、蔣局長更不知道他。我替他保管著的手表,也是三個多月之后才和他見了面還給他的。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親身經歷的一個場面,那個場面不僅讓我認識了劉安基,而且更使我永遠記住了“我是黨員”、“我是黨員,我先去”、“我還是國家干部”!
        而今天,我又看到了這位白衣戰士后背上清楚寫著的“黨員”二字,還有照片末端的文字說明,有看到了“我是黨員,我先上”,那“我先去”和“我先上”是一個意思,都是一個共產黨員的精神,一個共產黨員在困難面前、在危險面前、在死神面前的無私與無畏! 
        多少年后,我們或我們的后人也許會忘記2020年的初春,從春節前到春節后的兩個月間,全國的城市到農村,家家戶戶關門閉窗宅家防疫,甚至生出很多的寂寞、無聊、不滿、怨恨;也許會忘記那“新冠病毒”集中爆發的武漢以及湖北的多個城市居民飽受的災難煎熬與恐慌懼怕;也許會忘記那些被病毒奪去生命的人們和他們的親屬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也許會忘記那些共赴國難與死神殊死搏斗的白衣戰士;也許會忘記在前線上奮戰的“我是黨員我先上”的一個個普普通通的共產黨員;也許會忘記所有為戰勝“新冠病毒”而做出貢獻人們。但不要忘記,永遠不要忘記,2020年即庚子之春,我們的國家之所以取得那場史無前例驚心動魄特殊戰役全面勝利的,是因為我們有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中國共產黨!

        最美的背影

         

        所謂白衣戰士,他們只不過是一群孩子,換了身衣裳,就成了戰士。

        他們真的是學著戰士的樣子,在和死神搏斗,和死神搶人!

        最美的背影

         

        附件(一)武漢之大。

        武漢之“大”:

        大于4個深圳市面積(深圳面積1996.8平方公里);

        大于4個日本東京面積(東京面積2188平方公里)。

        大于5個英國倫敦(倫敦面積1577.3平方公里);

        大于8個香港面積(香港面積1104平方公里);

        大于11個紐約市區面積(紐約市區土地面積789平方公里);

        大于12個新加坡面積(新加坡面積716.1平方公里);

        大于14個韓國首爾面積(首爾面積605.77平方公里);

        大于80個巴黎市區面積(巴黎市面積105.4平方公里);

        武漢市面積8569.15平方公里,2019年末總人口超過1400萬,其中(戶籍人口908萬,流動人口510萬)。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鄭武體育攜手煒達|推動籃球文化在青少年群體普及
        下一篇:今日談|“一米線”也是文明線

        ?

            1. <dd id="u94e4"></dd>

              <rp id="u94e4"><object id="u94e4"><input id="u94e4"></input></object></rp>

            2. 男女边摸边吃奶边做视频免费看_变态另类玩urethra_日本人妻巨大乳挤奶水app_男戳女下部免费30分钟